Q&A: 萬方家族辦公室創辦人兼行政總裁 關志敏

隨著亞洲經濟迅速發展,富豪人數亦顯著增加。財富數據分析公司Wealth-X《2020年億萬富豪調查》(Billionaire Census 2020)顯示,2019年亞洲億萬富豪人數達758 人,較前一年增加12%,增長率屬全球之首。私人財富管理服務的需求亦因而水漲船高,為富有家族提供此類服務的「家族辦公室」亦冒起。成長於香港及新加坡、曾任職於投資銀行的關志敏看中香港在私人財富管理行業的潛力和發展空間,以及靠近內地市場的地理優勢,於2016年創辦萬方家族辦公室(Raffles Family Office,簡稱RFO)。 今年,RFO更與意甲球會祖雲達斯(Juventus)結成合作夥伴。是次對話中,關志敏將談談此項特別的合作,以及近年亞洲財富管理市場的發展。─鄒仲婷、鄭梓冲

RFO針對的主要市場包括中國內地、香港和台灣,這三 個市場的業務發展策略有何不同?

香港是金融體系發展最成熟的地方,並在亞太區私人財富管理市場有相當高的市佔率。實際上,香港富有家族的財富已經傳至第三、四代,甚至第五代,家族歷史較長,有明確的「傳承」需求。

相較之下,內地大部份富有家族尚在第一代,或正傳承至第二代的階段,家族式財富管理仍然是較陌生的概念。我們的首要目標是加強他們對「家族辦公室」的認知。全世界每10個 新的億萬富豪中,便有4個來自中國內地。內地客戶的資產增值速度驚人,可能在短時間內由數百萬翻倍變身億萬富豪,投資態度較進取,離岸資產的管理需求也不低。

台灣的市場則比內地成熟,卻又較香港落後一些。台灣 客戶的平均年齡較高,約在60至80歲之間,他們希望以最低 的風險將財富傳承下去。大部份台灣客戶的公司已上市較長時 間,投資態度比較保守,傾向「被動收入」,或以多元化投資 組合分散風險。

你過去曾稱希望香港能重新定位為亞洲的「財富管理中心」,但 新加坡在更早年已開始發展此市場,香港現在才起步是否太遲?

香港和新加坡多年來在金融行業的定位不同。新加坡主要受東南亞市場追捧,內地客戶則偏好在香港投資。不過,客戶不一定要二選一,資產配置於不同市場也是分散風險的方法之 一。而且,億萬富豪在內地冒起的趨勢才剛開始,需求只會越來越大。香港具備良好的金融和法治體系,地理位置上接近內地,這個有利因素也是新加坡欠缺的。

今年9月14日,RFO公布與意甲九連冠球隊祖雲達斯結成亞洲區域合作夥伴,足球與財富管理看似風牛馬不相及,為何會有此合作?

每當我們說起祖雲達斯都會想起冠軍,是一個很正面的形 象。大部份人都不知道祖雲達斯自1923年以來都由意大利名門阿涅利家族(famiglia Agnelli)所擁有,亦是他們家族傳承的重要資產。我們和祖雲達斯一樣,對家族傳承這個概念非常重視。這就是家族財富管理的成功例子,著名如祖雲達斯都是這個家族的其中一門生意。另外一個共通點就是我們勇於將「傳統」重新定義。例如,家族辦公室或財富管理行業已有多年歷史,有時候會給人刻板、守舊的印象,但我們卻以活力、創業精神定位。而祖雲達斯不只是一個球會,他們正在建立自己的品牌。今年因疫情令球會暫停在亞洲的活動,我們作為他們大中華及新加坡地區的官方區域合作夥伴,將會成為他們明年夏季再次回歸亞洲的區內重要合作夥伴之一。

疫情對家族辦公室的發展有何影響?

疫情看似令我們的營運受阻,事實上是推了我們一把。這次挑戰讓我們必須學習嶄新的工作方式。以往,我們像「空中飛人」般來往新加坡、香港和內地等地,與客戶洽談。現在我們改以視像會議交流,反而提升了工作效率。疫情更令金融機構必須將科技融入在工作之中。譬如,以往八成的銀行開戶都要求客戶親身處理,現在不少已接受視像會議進行開戶。大家都笑說最有效推動科技應用的不是技術總監,而是新冠病毒。

RFO曾經以今年年底成為亞洲最大的資產管理企業為目標,目前是否有信心達成此目標?

我們仍朝著此目標前進,但進度因疫情影響而較預期慢六個月至一年。要成為亞洲第一,要考慮四方面的條件。第一是 據點的數量,我們現在有三個,分別位於香港、台北及新加坡,而在內地的首個辦公室將在今年第四季正式開張。下年應該多增加兩個據點,位於東南亞及中國內地。第二是人手,我們集團 目前有約60人,目標未來一年會增加到120人,再過一年會超過200人。第三是資產管理規模,以100億美元為目標。第四是教育及宣傳,我們十分注重此方面的發展,希望有更客人了解香港的財富管理行業。未來兩年內,我希望在最少這三方面做到亞洲第一。

資料來源:彭博商業周刊

Like This Article?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